在线法律咨询

刑法罪名库

我确定
找律师打官司
不找律师
只是想征求下法律意见
您的位置:中顾法律咨询网 > 刑法罪名库 > 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 >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

隶属于: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

  1. 1. 概念
  2. 2. 构成要件
  1. 3. 认定
  2. 4. 量刑标准
  1. 5. 立案标准
  2. 6. 司法解释
  1. 7. 辩护词
  2. 8. 相关罪名

1.概念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概念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是指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的规定,经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职工提出后,对事故隐患仍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

2.构成要件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构成要件

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即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劳动者作为生产力中的决定性因素,对经济、社会的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必须注重对劳动者安全和健康的保护。我国政府历来坚持安全第一的生产方针,重视生产安全和安全生产。早在1956年,国务院就公布了《工厂安全卫生规程》,规定了工厂的安全技术和劳动卫生方面的基本要求。1963年就企业的安全生产责任制发布了《关于加强企业生产中安全工作的几项规定》。以后,还针对某些特殊问题、特殊行业公布了一系列具体规定,主要有《锅炉压力容器安全监察暂行条例》、《气瓶安全监察规程》、《关于防止沥青中毒的办法》、《工业企业噪声卫生标准》、《工业企业工人照明标准》、《工业企业设计卫生标准》、《关于加强防尘防毒工作的决定》、《建筑安装工程安全技术规程》、《矿山安全条例》和《矿山安全法》等。尽管国家三令五申要求厂矿等企业、事业单位严把安全关,把安全施工、安全生产、安全作业作为劳动中的头等大事来抓,但是,目前仍有不少用人单位,只顾埋头挣钱,置劳动者的健康、安全于不顾,对事故隐患不及时排除,在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情况下,强行生产作业,以致频频发生劳动安全事故,严重侵犯劳动者的人身权利,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特别是近年来一些新兴行业的兴起,高空、高压、易燃易爆、高速公路等事故的发生率一直居高不下。因此,针对这些情况,必须运用刑法武器与侵犯劳动安全的行为作坚决的斗争,以保护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

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厂矿等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经有关部门或单位职工提出后,仍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构成本罪,在客观方面必须具备以下三个相互关联的要件:

(1)厂矿等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存在事故隐患。所谓劳动安全设施,是指为了防止和消除在产过程中的伤亡事故,防止生产设备遭到破坏,用以保障劳动者安全的技术设备、设施和各种用品。主要有:一是防护装置,即用屏护方法使人体与生产中危险部分相隔离的装置;二是保险装置,即能自动消除生产中由于设备事故和部件损害而引起的人身事故危害的装置,如安全阀、自动跳闸、卷扬限制器等;三是信号装置,即应用信号警告、预防危险的装置,如信号灯、电器指示灯等;四是危险牌示和识别标志,即危险告示标志和借助醒目颜色或图形判断是否安全的标志。劳动安全设施必须符合国家规定,即符合国家立法机关、生产主管部门制定、颁布的一系列保障安全生产、保护劳动者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中规定的标准。事故隐患是指由于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而潜藏着的发生事故的苗头、祸患,仅限于劳动安全设施方面的事故隐患。如未给在有危害健康的气体、蒸气或者粉尘的场所操作的工人发口罩、防护眼镜和防毒面具的;未给在有噪音、强光辐射热和飞溅火花碎片、刨屑的场所操作的工人发护耳器、防护眼镜、面具或帽盔的;未给从事电器操作的人发绝缘革化、绝缘手套的;未给在高空作业的工人配备安全带的;机器设备的危险部分未安装防护装置的;压力机械的施压部分未安装安全装置的;电气设备和线路的绝缘性能不佳,电器设备未设必要的可熔保险器或自动开关的;车间或者工作地点所含游离二氧化硅10%以上的粉尘高于每立方米2毫克,对散发有害健康的蒸气、气体的设备未严加紧闭的等。厂矿企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存在事故隐患是发生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的直接原因,也是构成本罪的前提条件;如果重大事故的发生并不是由于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而是由于其他原因如有人故意破坏、放火等引起的,则不构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

(2)经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职工提出后,对事故隐患仍不采取措施。这里的有关部门是指上级主管部门或者对劳动安全具有行政管理责任的其他部门。本罪的构成必须以经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职工提出为条件。如果有关部门或单位职工没有提出事故隐患,行为人因而没有采取措施的,不成立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这里的对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既包括对事故隐患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排除隐患的措施;也包括对生产安全不重视,敷衍塞责,虽然对事故隐患采取了一些措施,但这些措施并没有真正落实或者虽然落实,但由于采取的措施不得力或不正确,而并不足以消除事故隐患,事故隐患仍然存在。对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的行为是一种不作为。行为人作为厂矿等企业、事业单位负责劳动安全的人员,负有保证安全生产的职责,行为人却不履行职责,对严重威胁生产安全的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以致发生重大事故,从而使其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构成不作为犯罪。

(3)发生了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了其他严重后果。所谓重大伤亡事故,根据司法解释,是指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的事故。其他严重后果,是指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或者造成了重大政治影响;或者引起单位职工强烈不满,导致罢工、停产的等。

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单位中对排除事故隐患,防止事故发生负有职责义务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这里的单位,根据《劳动法》第2条的规定,其范围非常广泛,既包括一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的企业和个体经济组织,也包括其他与劳动者建立了劳动合同关系的国家机关、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在司法实践中,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主要发生在从事生产、经营的企业和个体经济组织中。对排除事故隐患,防止事故发生负有职责义务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通常是指用人单位的法定代表人、厂长、经理、主管劳动安全和劳动卫生的副厂长、副经理,以及直接负责有关劳动安全和劳动卫生工作的安全员、电工等等。由于国家工作人员失职造成重大事故的,可以直接依照本法的规定,以他罪追究处罚,所以,本罪的主体中不包括国家工作人员。

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有关直接责任人员在主观心态上只能表现为过失。所谓过失,是指有关直接责任人员在主观意志上并不希望发生事故。对于单位存在事故隐患,有关直接责任人则是明知或者应该知道的,有的甚至是经劳动行政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多次责令改正而未改正。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的是片面追求经济效益,不肯在劳动安全和劳动卫生方面进行投入;有的是工作不负责任,疏忽怠惰;有的是心存侥幸心理;无论属于哪各种情况,都不影响构成本罪,但在具体量刑时可以作为酌定情节予以考虑。

3.认定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认定

本罪与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界限

两罪都有重大事故的发生,并且行为人对重大事故的发生都是一种过失的心理态度,但两者有明显区别:(1)犯罪主体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犯罪主体是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负责主管与直接管理劳动安全设施的人员,一般不包括普通职工;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犯罪主体较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范围要厂,包括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中的一般职工和在生产、作业中直接从事领导、指挥的人员。(2)客观方面的行为方式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则表现为对经有关部门或单位职工提出的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是一种不作为犯罪;重大责任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厂矿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不服从管理、违反规章制度,或者生产作业的领导、指挥人员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是作为形式的犯罪。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与玩忽职守罪的界限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与玩忽职守罪都是由于行为人未尽职责或不正确履行职责而构成的犯罪。两者主要有以下共同之处:

(1)在主观上均表现为过失,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

(2)犯罪主体均为特殊主体,都要求具备法定身份;

(3)犯罪客观方面都可以以不作为方式构成犯罪;

(4)两罪的构成都要求法定危害结果的发生。但是,两者的区别非常明显:

(1)侵犯的客体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侵犯的客体是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即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玩忽职守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属于渎职犯罪。

(2)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具体表现为厂矿等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经有关部门或单位职工提出后,对事故隐患仍不采取措施,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玩忽职守罪则表现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3)犯罪主体不同。尽管两者都是特殊主体,但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犯罪主体是厂矿等企业、事业单位中负责劳动安全设施的直接责任人员;工作人员。

(4)犯罪发生的场合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玩忽职守罪发生在国家机关工作管理职能的职务活动中。

4.量刑标准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量刑标准

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司法实践中,情节特别恶劣的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情况:

1、造成了特别严重后果的。主要是指:(1)致多人死亡;(2)玫多人重伤;(3)直接经济损失特别巨大;(4)造成了特别恶劣的政治影响。

2、行为人的犯罪行为特别恶劣的,如经有关部门或单位职工提出多次意见后,对事故隐患仍不采取措施,以致发生重大事故的;已发生过事故仍不重视劳动安全设施,造成多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特别严重后果的等。

3、重大安全事故发生后,犯罪行为人的表现特别恶劣的。如重大事故发生后,行为人不是积极采取措施抢救伤残人员或防止危害后果扩大,而是只顾个人逃跑或者抢救个人财物,致使危害结果蔓延扩大的;事故发生后,为逃避罪责而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或者故意隐瞒事实真相、企图嫁祸于人的等。

5.立案标准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立案标准

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伤三人以上;

(二)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五十万元以上的;

(三)发生矿山生产安全事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一百万元以上的;

(四)其他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

6.司法解释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司法解释

[刑法条文]

第一百三十五条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经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职工提出后,对事故隐患仍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相关法律]

《劳动法》第九十二条用人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和劳动卫生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或者未向劳动者提供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和劳动保护设施的,由劳动行政部门或者有关部门责令改正,可以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提请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决定责令停产整顿;对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致使发生重大事故,造成劳动者生命和财产损失的,责任人员比照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矿山安全法》第四十七条矿山企业主管人员对矿山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比照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建筑法》第七十一条建筑施工企业违反本法规定,对建筑安全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予以消除的,责令改正,可以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或者吊销资质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建筑施工企业的管理人员违章指挥、强令职工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0.11.15法释[2000]33号)第八条第二款

在在公共交通管理的范围外,驾驶机动车辆或者使用其他交通工具致人伤亡或者致使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分别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三条等规定定罪处罚。

7.辩护词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辩护词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受李某家属的委托,甘肃陈兴国律师事务指派我担任其辩护人,根据庭审查明的情况,辩护人认为本案是因为江苏隆德公司与肃南金源煤矿瞒报事故而引发,但矿难与瞒报不存在因果关系,金源煤矿工作人员不能因瞒报而获罪。江苏隆德明知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仍然组织施工,终致事故发生,应当承担责任。“1.03”事故是因“老巷积水渗入”而发生,不是因为劳动保障不符合国家标准而发生,全案罪名有误。对于安全责任问题,各级政府有明确的规定,江苏隆德公司与肃南金源煤矿之间有明确的约定,依据法律、文件规定、合同约定,责任的承担者应是江苏隆德公司相关负责人。金源煤矿工作人员在发现隐患时已提出书面建议,但施工方置之不理,金源煤矿没有责任;被告人李英在本起事故中有错,已承担了行政责任,但无罪,不存在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李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应宣告李英无罪。现理由如下:

一、全案罪名不妥,应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定性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是指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重大责任事故罪是指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由于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或者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 两罪的共同点是法益相同,都是职工的生命安全;主观方面相同,都是过失。两罪的区别是:1、主体要件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劳动安全设施的提供者或使用者(包括企业),重大责任事故罪的主体是违反制度的职工或企业负责人。2、客观方面不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发生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企业违反规章制度,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发生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企业违反制度、强令工人冒险作业。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重在客观--劳动保障设施低劣,重大责任事故罪重在主观--违章操作。

本案究竟构成何罪?我们对比分析。首先从主体要件分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主体必须是与职工有劳动关系或管理关系的企业。在本案中死伤职工由承包方招聘,由承包方安排工作,由承包方发放工资,由承包方配发劳动设施,承包方江苏隆德公司与工人存在劳动关系。金源煤矿既不是用工主体,也不是劳动安全设施的提供者,显然主体不当。

从客观方面分析,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要求是企业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经有关部门或单位职工提出后,仍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行为。劳动安全措施是用于保护劳动者人身安全的各种设施、设备,如防护网、隔离栏等,为了保护劳动者的人身安全,我国《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的劳动安全措施必须符合国家标准。如果按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追究责任,检察机关应当举出证据证明,在当时的生产设施中,应该具备怎样的安全设施?这些安全设施的国家标准是什么?例如国家要求职工要头戴矿灯,工人没有带;国家要求要戴安全帽,由于用人单位的原因未配发安全帽;国家要求要建防护网、隔离栏等,施工方未建设等。同时,根据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罪的构成要件,必须是因为上述安全设施不到位、不达标,才导致了矿难事故,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与发生矿难事故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例如,由于没有戴矿灯,职工深入泥淖致死,或者在矿石坠落时,安全帽符合国家标准的工人生命无忧,劣质安全帽被矿石击破,工人被砸死等。

从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分析。《肃南县裕固族自治县金源煤矿“1.3”较大水害(瞒报)事故调查报告》确定,事故直接原因是“在采煤作业过程中,爆破落煤导致工作面煤壁接近前方积水老巷,工作面壁变薄后无法承受积水压力,老巷内积水溃出,将正在工作面作业的人员冲到、淹埋”。事故间接原因有7条:1.违反规定非法生产;2.现场管理不到位;3.探放水措施不落实;4.技术管理不规范;5.安全管理责任制不落实;6.安全教育培训不扎实;7.监管职责落实不力。无论是直接原因还是间接原因,这些原因都与责任心、主观能动性有关,没有一个原因与劳动安全设施有关。而该《调查报告》对事故性质、类别的结论是“经过调查取证、技术认定和综合分析,认定该起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显然事故的发生是施工方强令工人冒险作业的结果,与安全设施等客观因素没有任何关系。

综上所述,全案符合重大责任事故罪的构成要件,以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定性确有不妥。

二、发包方没有罪过,李英不构成犯罪

对于矿山安全的直接责任者,相关的文件、合同都有明确规定,本案的相关证据也证明的一目了然。作为发包方而言,应当审查手续是否齐备、安全责任是否落实、监督落实是否到位。金源煤矿所有手续齐全,法律文件齐备,相关合同合法有效,发包方不存在违反《劳动法》的情形。

1、依据《张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整合加强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施工与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张政办发【2012】20号)第四条规定“施工单位是整合技改矿井施工安全的直接责任人”。在金湾煤矿整合技改期间,施工单位是江苏隆德公司

2、依据《张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整合加强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施工与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张政办发【2012】20号)第二条第一项规定,煤炭资源整合技改矿井必须具备十四项条件,才能开工进行矿井建设,其中第八个条件是“设计、施工和监理单位的资质是否合法有效;建设单位与施工单位签订有效合同的招标合同和建设施工阶段安全生产责任合同(协议),项目负责人和安全管理人员持有效证件”。根据该文件要求,2012年3月18日,肃南金源煤矿(甲方)与江苏隆德公司(乙方),签订了《生产经营合作协议》,《协议》约定:甲方负责矿井安全生产证照的办理,外部环境、社会关系的平衡协调、原煤的销售及生产设备的购置;乙方负责矿井井口以下的具体生产及安全管理。主要分工第2项约定,乙方负责甲方矿井的安全和生产;乙方必须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及行业标准,进行安全生产作业,用工有行业管理及甲方监督。否则,由此造成的罚款由乙方承担。第6项,乙方必须按要求配备合格的维护检修人员,负责安装与安全生产相关的所有设备等。第7项,乙方对矿井的安全生产、技术管理人员全权负责。第七条第3项规定,生产中若发生工伤事故,乙方应全力处理善后事宜。该合同主体合法、意思表示真实,且是按照市上文件要求签署的,显然是有效合同。该合同对安全责任有明确的约定,江苏隆德公司是技改施工期间的安全责任人。

3、2012年5月15日,江苏隆德公司向张掖市安监局和肃南县安监局出具了《施工安全承诺书》,江苏隆德公司作为建设施工安全的主体责任者,第四条承诺“对重大隐患和重大危险源及时排查治理,隐患不排除或安全条件不具备的不施工。”第七条“强化生产过程管理的领导责任,实行领导班子成员现场带班制度,与工人同时下井,同时升井。”最终承诺:“不进行如何违法违规施工建设活动。如果违反上述承诺或未执行国家、省有关安全生产法律法规、标准和政策要求,导致安全事故发生,自愿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法律后果。”江苏隆德公司承诺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应当承担责任。

4、 依据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肃南县煤炭资源整合有关问题批复》(甘国土资矿发【2009】135号),该矿系依法批准的矿井,作为发方包主体合法。

5、技改项目已获批准,由具备资质的江苏隆德公司负责技术改建施工,施工的项目已获批准,不存在发包方违法发包的问题。

6、2012年4月1日,金源煤矿(甲方)与江苏隆德公司(乙方)签订了为期570天的煤矿井巷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中对安全责任进行了明确的约定,该合同系合法有效,责任落实到位。

7、2012年11月26日,依据《甘肃省停工停产煤矿恢复生产建设验收表》所载内容,有关部门从112个方面对肃南金源煤矿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检查,经检查,所涉内容全部合格,发包方不存在应进行验收而未验收的情况。

8、《起诉意见书》有一段事实认定:“因前期勘验检查过种中,发现1001巷存在老巷积水现象,为确保施工安全,武新生、杜龙生多次向项目部路风瑞提出排水建议,并向项目部书面下《关于加强探放水工作的通知》,但煤矿乙方项目部始终未就此隐患作出处理。”发包方及时提出的合理建议,但煤矿乙方项目部始终未就此隐患作出处理。证明发包方责任落实到位,没有过错。

9、2013年1月12日,路风瑞第一次询问笔录第4页记载“井下发生这次事故应该有我负责,我是项目部经理,也是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在事故发生期间,因这条巷道是一条老巷道,以前封闭着,没法检查。后来派人进去施工时考虑到这条老巷道上面是采矿区,里面可能有水,所以我们想在这条巷道做一条探水巷道,把采空区里面的水放掉,对下一步的安全生产解除隐患”。这段首先证明是在排除隐患的过程中,发生了透水事故;其次证明施工方是责任人,路风瑞是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

10、2013年1月15日,路风瑞第四次询问笔录第3页记载:“安全生产具体由我负责,也是安全第一责任人。”

11、2013年1月17日,唐典彩的第二次询问笔录第2页记载:“我认为金源煤矿透水事故是没有及时对工作面老巷道的积水进行排放造成的。当时我也知道老巷道内有积水,这个老巷道在图纸上都没有标注,之前施工的时候有人到这个老巷道查看过,发现里面有积水。当时没有对老巷道内的积水进行排放,主要是项目经理安排工作的时候存在问题,是他工作上的失误。”第3页记载:“事故发生之前,建设方给工程方下发过关于督促排水、探放水的通知,通知是杜龙生给项目部下发过。项目部排水、探水的决定权是有项目部经理路风瑞决定的。路风瑞安排过相关工作,但发生事故的积水是我们事先都知道存在的,但是没有安排去排水。发生事故的主要责任是在经理身上,已经知道那里有积水了,而没有安排去排水,造成事故的发生,我们也很心痛。”充分说明,建设方已下发了相关通知,而施工方仍然冒险施工,导致事故发生的事实,也引证了发包方没有责任的事实。

12、2013年1月15日,杨玉文的第一次询问笔录,记载:“金源煤矿处于建设阶段,当时我在的时候,主要是进行巷道扩宽、加固工作。进行井下采煤都是有路风瑞决定的,他是老总,矿上的事情都是他说了算,其他的都是副总。”

充分证明,是否施工是承包方的意志,不是发包方的意志,进一步证明,发包方不是责任主体,也没有过错的事实。

上列当事人的陈述已完全证明了案件的事实、事发的经过及责任的承担者,没有一份证据证明,发包方在发包过程和监督施工过程中存在过错。刑事案件没有连带责任,不能无限株连,发包方没有罪过就没有刑事责任。无罪过则无犯罪。李英虽是矿长,因没有犯罪的故意或过失,所以不存在承担刑事责任的问题。

三、金源煤矿工作人员瞒报事故应承担行政责任

本案因瞒报事故而引发。事故发生后,路风瑞提出“瞒报事故,以确保项目部资质不被取消,死伤人员善后由项目部负责处理”的意见,各方表示同意,并积极与4名死者家属达成325万元的赔付协议。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规定“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向本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瞒报事故是法律所不允许的,由于瞒报事故,给事后处理带来了被动。对瞒报行为,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应根据各方责任大小给予罚款等行政处罚,依据《调查报告》,已经追究了江苏隆德公司与肃南金源煤矿的行政责任。从罚款的金额来看,承包方江苏隆德公司的责任更重,发包方肃南金湾煤矿的行政责任相对较轻。

法律是人类文明之花,人们相信法律,是因为自己的每一个行为,在法律上都能得到准确的定位和公正的评价。违背道德的,会受到舆论的遣责,不会担心受到法律的惩罚;违反法律的,会受法律的拘束,不会担心身陷囹圄;触犯刑法的,必然会受到公正审判,不会担心法律因人而异。《刑法》规定,因瞒报事故,延误治疗时机,致人死亡或造成重大损失的追究刑事责任。在两方决定瞒报时,工人已死亡,不存在因瞒报而失去最佳救治时间导致死亡的问题,因为瞒报行为与致人死亡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显然不能因为瞒报事故而追究相关人员瞒报事故罪的刑事责任。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不能因为无法追究瞒报事故罪的刑事责任了,再类比适用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或重大责任事故罪,所以《起诉书》对瞒报事故这一段的描述,与指控的罪名没有联系,不仅没有必要,也有违“罪刑法定”原则。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有错,已承担了行政责任,但没罪,不应承担刑事责任,应当宣告李英无罪!

8. 相关信息

在线法律咨询
法律咨询就上中顾法律网     专业优质的法律服务平台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鲁ICP备12021926号 【济南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备案:37010009000020】

版权所有:济南中顾法商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