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顾法律网 > 法律知识 > 法制新闻 > 热点新闻 > 丈夫想与妻子同归于尽,结果被妻子用保险带勒死

丈夫想与妻子同归于尽,结果被妻子用保险带勒死

发表时间:2019-12-24 17:20 法律分类 : 法制新闻 - 热点新闻 阅读量:129
责编:caoyiting 内容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丈夫多次提出同归于尽 妻子将其“反杀”被批捕

丈夫提出同归于尽,黄娟用汽车保险带勒死了他。

12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近日,该院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黄娟批准逮捕。

据检察院介绍,黄娟与丈夫余没结婚时,经常发生争执,黄娟多次提出分手,余达不仅不同意,还言语威胁黄娟,甚至以黄娟弟弟生命相威胁。

2008年,两人结婚,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其间离过一次婚,但考虑到孩子,两人复婚。余达时常对黄娟拳脚相加,事后又道歉,黄娟不想家丑外扬,选择一忍再忍。

2019年1月23日,两人同往常一样到菜场摆摊卖猪肉。中午,余达喝了3两白酒,下午3点左右提出要去车上睡觉,与黄娟发生争执。

当日下午6点左右,两人在驾车回家路上,又发生争执,黄娟再次提出离婚。在行驶途中,余达突然使劲拉起手刹,车辆失控冲向路中央,这一举动吓了黄娟一跳,所幸路上没有其他来往车辆。

“我现在就不想过了,我们一起死。”余达说。

“你神经病啊,你能不能冷静一点,我们回家再说。”黄娟把丈夫的手从手刹上掰开,重新发动了车子。

检察机关经审查发现,余达过得并不如意。他父亲已经过世,母亲年纪大了需要买保险,哥哥年近四十还未结婚,这些都是压在余达肩上的重担。经济上的压力和对妻子的不满,让余达屡次做出危险举动。就在案发前一个月,余达曾三次提出要和黄娟同归于尽。

1月23日晚,黄娟把车停在楼下,熄火关灯,但夫妻俩都没打算下车。

“我给你两条路,要么我们去楼顶一起跳楼自杀,要么就在车子里我把你勒死,然后我自己上去跳楼自杀。”余达说完,将汽车保险带缠绕到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示范。

黄娟迟迟不肯就范,余达便伸手掐黄娟脖子。黄娟在反抗中,伸手去拉缠绕在丈夫余达脖子上的保险带,越拉越紧,余达使劲蹬腿,她也没有松手,直到余达完全没了动静。

黄娟勒死丈夫后,没有叫救护车,也没有报警,而是锁好车上楼,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姐姐和父亲。

黄娟的姐夫叫了救护车,和黄娟的父亲一起去了医院,一起到医院的还有警察。而黄娟则在家里洗了手、洗了头,和弟弟随后一起去了医院,并被警察带回派出所。

近日,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黄娟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本案中,黄娟对造成余达的死亡主观心态如何,究竟是否有杀人的故意,是故意还是正当防卫,是最大的争议焦点。

承办检察官认为,根据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黄娟的行为系正当防卫,其行为应认定故意杀人罪。但本案确系具有防卫性质,黄娟的行为属于故意杀害他人,且情节较轻的情况。

首先,在本案中,可以认定黄娟和余达在车上发生争执冲突,余达的行为致黄娟颈部受伤,但根据现有证据,仅能认定余达的行为系故意伤害黄娟的行为,无法认定余达当日必致黄娟于死地。正当防卫要求必要限度,黄娟对余达的伤害行为可以进行防卫,但在余达无力反抗后继续勒颈致其死亡,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

其次,黄娟主观上存在故意杀人的心态。黄娟当时坐在驾驶座,可以完全自由进出车辆,同时黄娟看到其同住家人在车辆前经过,但在车上的两个小时内黄娟并未下车呼救。在行为实施的过程中,黄娟的主观目的已经从防止侵害过度到致对方于死地。案发后,黄娟并未采取急救措施,而是将车门上锁后回家洗头洗手,对余达的死亡抱有接受或放任的态度。

最后,本案属情节较轻。本案由黄娟对余达伤害行为的防卫过度到黄娟对余达生命的非法剥夺,后黄娟顺势将余达杀死。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本案存在防卫性质,属故意杀人,情节较轻,且黄娟具有自首情节,对于黄娟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澎湃新闻记者从青浦区检察院获悉,目前,该院已将此案报送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法律咨询

打假人私刻社区公章量刑标准

律师意见:私刻公章已经触犯了刑法,情节严重会被判刑。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的规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2020-09-30 16:49:26共1位律师回复


医疗赔偿金额如何确定

律师意见: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九条  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2020-09-30 14:25:37共1位律师回复

有问题,无需注册、快速咨询,中顾法律网专业律师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