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顾法律网 > 法律知识 > 劳动工伤 > 劳动保障 > 雇工受伤,承包人和发包人如何承担责任

雇工受伤,承包人和发包人如何承担责任

发表时间:2017-05-22 18:26 法律分类 : 劳动工伤 - 劳动保障 阅读量:339     手机端阅读

【案情介绍】

原告魏铁峰,男,1961年11月26日生,汉族,农民,住宝丰县大营镇李文驿村324号。

委托代理人宋建勋,男,河南首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平顶山市东鑫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鑫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天兴,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樊浩森,东鑫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张建军,男,1968年2月21日生,汉族,农民,住石龙区夏庄村张庄自然村。

原告魏铁峰诉称:2007年10月25日18时许,被告张建军雇用原告魏铁峰等人在给东鑫公司硬化精煤卸车平台时,由于连接滚筒的电缆绳被拉断,致使原告魏铁峰从约四米高的精煤卸车平台上摔下受伤。原告魏铁峰于2007年10月25日至同年12月17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152医院住院53天。经法医鉴定原告魏铁峰的伤残等级为九级。被告东鑫公司将承建精煤卸车平台工程发包给没有资质证书的被告张建军,且存在监工不力,亦无完善的安全防护措施,导致本次事故发生。故原告要求两被告连带赔偿医疗费5880.71元,护理费1292.1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30元,营养费530元,误工费10682.74元,交通费270元,赡养费3058.89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伤残赔偿金17804.56元,鉴定费7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合计66749.04元,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东鑫公司辩称:原告起诉东鑫公司主体不适格。其理由:一、原告的伤不是东鑫公司造成的,东鑫公司不存在过错。二、原告魏铁峰与被告张建军是雇佣关系,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三、东鑫公司与张建军之间是承揽关系,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责任。故请求驳回原告对东鑫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建军未到庭亦未作答辩。

石龙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10月25日18时许,受雇于被告张建军的原告魏铁峰等人在给被告张建军承包的东鑫公司所属精煤卸车平台工程硬化时,由于连接滚筒的电缆绳被拉断,致使魏铁峰从约四米高的精煤卸车平台上摔下,其伤情经诊断:1、下颌骨颏部骨折。2、左侧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3、右肾挫伤。4、颏部挫裂伤。经法医鉴定,原告魏铁峰的伤残等级为九级。原告魏铁峰于2007年10月25日至12月7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2医院住院53天,花去医疗费医疗费5880.71元,护理费1292.1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30元,营养费530元,误工费1854.6元,交通费145.5元,赡养费3058.89元,伤残赔偿金17804.56元,鉴定费7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合计46796.4元。

【审理过程】

原告魏铁峰诉被告平顶山市东鑫焦化有限责任公司、张建军人身损害赔偿一案,于2007年11月3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由审判员梁剑峰、李米黄,人民陪审员刘建伟组成合议庭,由梁剑峰担任审判长,李米黄主审本案,书记员王洪哲担任本庭记录,于2008年5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魏铁峰及其委托代理人宋建勋、被告平顶山市东鑫焦化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樊浩森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张建军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故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裁判结果】

石龙区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建军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魏铁峰医疗费5880.71元,护理费1292.1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30元,营养费530元,误工费1854.6元,交通费145.5元,赡养费3058.89元,伤残赔偿金17804.56元,鉴定费7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合计46796.4元。

二、被告东鑫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魏铁峰的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468.73元,由原告魏铁峰承担498.82元,被告张建军、平东鑫公司承担969.91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东鑫公司和被告张建军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与一审相同。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二被告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认定事实清楚,但被告张建军已经支付的5000元医疗费应予以扣除。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生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石龙区人民法院(2007)平龙民一初字第126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及诉讼费负担部分,即二、被告东鑫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魏铁峰的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68.73元,由原告魏铁峰承担498.82元,被告张建军、平东鑫公司承担969.91元。

二、变更石龙区人民法院(2007)平龙民一初字第12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张建军于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被上诉人魏铁峰医疗费5880.71元,护理费1292.1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30元,营养费530元,误工费1854.6元,交通费145.5元,赡养费3058.89元,伤残赔偿金17804.56元,鉴定费7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合计46796.4元(执行时扣除已支付的医疗费5000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970元,由张建军、平顶山市东鑫焦化有限责任公司各负担485元。

【裁判理由】

平顶山市石龙区人民法院认为,受雇于被告张建军的原告魏铁峰,在给被告张建军承包的东鑫公司所属精煤卸车平台工程硬化时,由于连接滚筒的电缆绳被拉断,原告魏铁峰从约四米高的精煤卸车平台上摔下,致其下颌骨颏部骨折,左侧桡骨粉碎性骨折,右肾挫伤,颏部挫裂伤。在事故发生时,因被告张建军为原告魏铁峰提供建造煤台的场所、工具、设备,原告魏铁峰以提供劳务并按约定获得被告张建军的劳动报酬,故原告魏铁峰与被告张建军构成雇佣关系,且有王青海、张秋羊的证言足以认定。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庭审中,被告东鑫公司辩称其与被告张建军系承揽关系而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东鑫公司没有提供其与张建军签订的工程承揽协议,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故本院认定东鑫公司与张建军存在承包关系。且东鑫公司对其所属精煤卸车平台在建造过程中无采取安全防范措施,主观上存在过错。对原告魏铁峰要求被告张建军及东鑫公司承担连带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交通费、赡养费、伤残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对其要求赔偿继续治疗费6000元的请求,因该费用未实际发生,且无相关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张建军经合法传唤,无故拒不到庭,其放弃了抗辩及举证的权利。

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二被告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认定事实清楚,但被告张建军已经支付的5000元医疗费应予以扣除。

【分歧意见】

雇工在雇用过程中受伤责任应由谁承担。

【点评】

本案是一起比较典型的人身伤害赔偿案件,当事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存在多个法律关系,比较复杂,现就本案的焦点问题评析如下:

本案有三个焦点问题:1、原告魏铁峰与被告张建军是何种关系;2、被告张建军和被告东鑫公司是何种关系;3、被告张建军和被告东鑫公司应承担何种责任。

一、关于张建军和魏铁峰的关系。本案一审庭审时,被告张建军未到庭参加诉讼。二审庭审时,张建军提出魏铁峰与其不存在雇佣关系,魏铁峰是独立的劳务承包人,因此双方构成劳务承包关系,双方的争议应适用《劳动法》。根据《劳动法》第2条的规定,劳动争议的损害赔偿,其另一方必须是企业或经济组织,本案中,张建军既非企业也非经济组织(合伙组织、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等),因此双方非劳动关系,不应适用有关劳动法律法规进行处理。同时,雇佣是指双方当事人约定一方于一定期间,为他方提供劳务,他方给付报酬。本案中,魏铁峰在张建军工地上干活,张建军给其报酬,双方的法律关系符合雇佣关系的特征,且张建军未向法院提供其与魏铁峰存在劳务承包关系的证据,因此双方应该认定为雇佣关系。

二、关于被告张建军与被告东鑫公司的关系。两次庭审中,东鑫公司都辩称其与张建军是承揽关系,因为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在承包关系中,当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事故遭受损害,发包人知道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的,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责任,所以假如认定双方是承揽关系,被告东鑫公司就能逃避法律责任。显然,在承揽与承包两种法律关系中,受害人的救济途径是不一样的。在承揽关系中受害人的权利不能得到完全保障。在承揽法律关系中,定作人的权利是提出加工、制作的具体要求,取得承揽人交付的符合其要求的工作成果:义务是提供加工、制作的的原材料或者图纸等设计资料,对承揽事项予以必要的协助,对承揽人交付的复合要求的工作成果,给予相应报酬。承揽人的权利是要求定作人提供加工、制作的原材料或者图纸等设计资料,完成必要的协助事项,给予相应报酬;义务是 严格按照定作人的要求、指示,完成并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对承揽人有选任、要求、指示的权利,并应对此产生的后果承担相应责任,承揽人对定作人的要求、指示,必须服从。因此,在承揽法律关系中,定作人对承揽人必然要予以一定得约束。而本案中,根据东鑫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无法证实张建军受其约束,因此不能认定东鑫公司和张建军是承揽关系。同时根据《合同法》的规定,承包合同和承揽合同是有明显区别的:承揽合同中是定作人提供材料,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劳动成果,其必须受定作人的控制与约束;而承包合同中是发包人让与承包经营权利,不得干涉承包方的生产经营活动,承包方自主用工用料。因此,承包关系最本质的特征就是承包方支付承包费,发包方让与承包经营权利。本案中,东鑫公司也未提交其与张建军是承揽关系的证据。《证据规则》规定,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根据常理,东鑫公司作为当地一家大企业,在对外活动中,应该有正式合同。据此,推定东鑫公司有该证据而拒不交出,应认定其和张建军是承包关系。二审中,东鑫公司向法庭提交了其与张建军订立的协议,虽然协议未注明是承包还是承揽,但本案中,东鑫公司提供的与张建军订立的协议中注明了张建军承包此工程是“包工包料”,因此一审判决推定双方为承包合同关系是正确的。

三、关于被告东鑫公司和被告张建军的责任承担问题。因为张建军和魏铁峰是雇佣关系,魏铁峰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的,因此,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张建军作为雇主,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同时,东鑫公司作为发包方,应当知道魏铁峰和张建军作为普通农民是没有施工资质的,但仍然与张建军签订承包合同,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该知道发包或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安全生产条件的,应该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东鑫公司对其发包工程在建造过程中无采取任何安全防范措施,主观上也存在过错。因此,原告魏铁峰的伤害,应该由被告东鑫公司和被告张建军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相关法律咨询

处理工伤从开始到结束要多久,怎么找律师商议赔偿?

1、医疗费,医疗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2、职工住院治疗工伤的伙食补助费,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3、工伤职工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所需的交通、食宿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4、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由用人单位支付;5、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6、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九级伤残为9个月本人工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6、如果解除劳动合同,有一次性就业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7、如果解除劳动合同,有一次性医疗补助金 ,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法律依据:社会保险基金先行支付暂行办法第十条 个人申请先行支付医疗费用、工伤医疗费用或者工伤保险待遇的,应当提交所有医疗诊断、鉴定等费用的原始票据等证据。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应当保留所有原始票据等证据,要求申请人在先行支付凭据上签字确认,凭原始票据等证据先行支付医疗费用、工伤医疗费用或者工伤保险待遇。个人因向第三人或者用人单位请求赔偿需要医疗费用、工伤医疗费用或者工伤保险待遇的原始票据等证据的,可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索取复印件,并将第三人或者用人单位赔偿情况及时告知社会保险经办机构。
2021-09-15 10:20:44共1位律师回复

厨房工作烫死算工伤吗,怎么维权商议赔偿?

由于被体罚后导致的症状,可以申请工伤赔偿。体罚本身就不合法。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如果员工业务不达标的,可以在公司考核绩效方面作处理,但是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没有体罚他人的权利,公司对员工不可以采取体罚措施。
法律依据:《职工非因工伤残或因病丧失劳动能力程度鉴定标准》3.1 本标准中劳动能力丧失程度主要以身体器官缺损或功能障碍程度作为判定依据。
按照行政法的规定,作出工伤认定属于人社部门的职责。人社部门拒不作出工伤认定,属于行政不作为。你可依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人社部门作出行政行为。
法律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四条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五级、六级伤残的,享受以下待遇:(一)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标准为:五级伤残为16个月的本人工资,六级伤残为14个月的本人工资;(二)保留与用人单位的劳动关系,由用人单位安排适当工作。难以安排工作的,由用人单位按月发给伤残津贴,标准为:五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70%,六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60%,并由用人单位按照规定为其缴纳应缴纳的各项社会保险费。伤残津贴实际金额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由用人单位补足差额。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
劳动仲裁的中止审理,是指劳动仲裁可以因为出现的一些法定事由而审理中止,中止的时间不算在审理期间内。法定事由包括:因出现案件处理依据不明确而请示有关机构,或者案件处理需要等待工伤认定、伤残等级鉴定、司法鉴定结论,公告送达以及其他需要中止仲裁审理的客观情形,经仲裁委员会主任批准,可以中止案件审理,并书面通知当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律依据: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 未参加工伤保险的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工作人员因工(公)致残的劳动能力鉴定,参照本办法执行。
2021-09-15 10:19:54共3位律师回复

出了工伤领导扯皮,怎么维权商议赔偿?

辞职不是履行工作职责的行为,因此,结合您提供的信息,本案您在辞职过程中受到的暴力伤害不能认定为工伤。
法律依据:工伤保险辅助器具配置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 经办机构应当建立辅助器具配置工作回访制度,对辅助器具装配的质量和服务进行跟踪检查,并将检查结果作为对协议机构的评价依据。
首先,你需要了解单位是否为你父亲交纳了工伤保险。第一,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单位为员工交纳了工伤保险,员工受工伤伤后,工伤保险待遇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第二,如果单位没有交纳工伤保险,员工受到工伤后,费用依据工伤保险条例计算后,由用人单位承担。其次,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单位出售后,应有单位承担的费用,有由收购后的单位承担。工伤待遇纠纷,属于法律援助范围。你可到当地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咨询,或者申请法律援助。
法律依据:工伤保险辅助器具配置管理办法第十八条 工伤保险辅助器具配置机构的具体条件,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会同民政、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规定。
由于申请工伤认定的时效已经过,现无法直接申请工伤认定,建议考虑通过提起民事诉讼的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 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或者获得民事赔偿为由,作出不予受理工伤认定申请或者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已经作出工伤认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未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或者尚未获得民事赔偿,起诉要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
1、工伤期间不需要提交假条2、如果构成5级及以下伤残,辞退要发给一次性就业补贴、一次性医疗补贴3、如果构成4级及以上伤残,不准辞退,并且要按月发给伤残津贴通常要经过工伤认定、工伤费用报销、伤残鉴定等程序。工伤认定时要填写工伤认定申请单,提供首诊诊断证明、工伤员工身份证等材料,建议到当地工伤部门领取申请单及一应材料说明。工伤医疗过程中,请工伤员工向医疗机构说明是工伤,医院用药的时候会注意,此时注意不要划社保卡,走手工报销流程,先全额支付医疗费用,再进行工伤报销。-般工伤报销是100%的。当然这仅是医疗费用,公司在停工留薪期要照常支付员工工资。如果伤残定级,在解除(有些伤残情况公司不能主动解除)或终止时还要支付伤残就业补助金。工伤基金除支付医疗费用外,还要支付伤残补助和伤残医疗补助金。
法律依据: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管理办法第三十一条 未参加工伤保险的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工作人员因工(公)致残的劳动能力鉴定,参照本办法执行。
1、您与该公司的争议属于劳动争议,根据法律规定,劳动争议属于仲裁前置,即必须经过劳动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才能向法院提起诉讼,不应向法院直接提起诉讼。2、您应从劳动合同解除之日起一年内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否则时效就已经经过。3、三人的责任主要看协议约定,协议对此无约定的,视为均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法律依据: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管理办法第十九条 再次鉴定和复查鉴定的程序、期限等按照本办法第九条至第十五条的规定执行。
2021-09-15 10:18:36共5位律师回复

有问题,无需注册、快速咨询,中顾法律网专业律师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