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顾法律网 > 法律知识 > 婚姻家庭 > 离婚 > 离婚后一方债务执行夫妻共同财产可主张执行异议之诉

离婚后一方债务执行夫妻共同财产可主张执行异议之诉

发表时间:2021-03-17 19:16 法律分类 : 婚姻家庭 - 离婚 阅读量:494     手机端阅读
原告诉称 原告张三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依法撤销A市人民法院40号执行裁定书,继续执行登记在被告李四名下的一号房屋、二号房屋;2.确认二被告于2019年8月9日签订的《夫妻财产约定》无效,确认于2019年10月24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关于一号房屋、二号房屋的处分无效;3.确认登记在被告李四名下的一号房屋、二号房屋属于二被告的夫妻共有财产;4.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李四、王五承担。 事实和理由:一、47号判决书、35号民事判决书所确定的债务为被告李四与王五的夫妻共同债务,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2年1月18日登记结婚。二人在B县投资兴建加工厂(无营业执照)。2019年4月28日,原告与被告王五签订《石料加工协议》一份。原告在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砂石料场内用自有的砂石料设备一套为二人提供砂石料破碎加工业务。原告有证据证实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共同投资经营的事实。2019年6月25日,二被告基于加工厂资金周转的需要,以被告王五的名义由案外人赵六等人手中借款50万元,并为赵六的出具借条一份,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原告在厂设备作抵押。 2019年8月初,加工厂因手续不全导致厂内原告价值100万元的设备被强制拆除,拆下的设备被案外人孙七扣留至。二被告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原告上述设备抵押给案外人。2019年8月8日原告与案外人孙七签订协议书一份,双方协商在设备权属无协商结果前,原告及案外人孙七均无权处置原告砂石料设备。加工厂系二被告共同投资所建,该厂运营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二、一号房屋、二号房屋初次登记时间均为2010年8月5日,房屋所有权人为二被告。上述房产系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购置的夫妻共同财产,并非被告李四所称的婚前购买。三、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于2019年8月9日签订《夫妻共同财产约定》、2019年10月24日签订《离婚协议》关于上述房产的处分属恶意串通逃避债务,应为无效条款。二被告共有的加工厂基于经营产生的民间借贷时间为2019年6月25日、将原告所有的设备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非法抵押的时间为2019年6月25日。 在原告的设备被案外人孙七非法扣押并不得不签订《协议书》的时间为2019年8月8日,上述时间均早于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于2019年8月9日签订的《夫妻共同财产约定》的时间,将上述房产的全部产权约定归被告李四所有,应认定为无效。在2019年8月10日被告王五与原告签订《协议书》后,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在明知原告的设备无法在约定的期限内返还面临起诉风险的情况下,为了逃避法律责任,于2019年10月24日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并再次约定“女方名下位于路北区一号房屋由女方在2000年购买,属于女方自己的婚前财产”,“双方确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共同债务,任何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该内容符合合同法第52条第二、三款规定,应认定为无效条款。四、A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所确定的债务为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的夫妻共同债务,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在明知不能偿还加工厂的借款、原告的设备存在被扣押风险的前提下,恶意转移财产,被告李四不享有对涉案房产排除执行的权利,贵院应依法撤销A市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继续执行登记在被告李四名下的一号房屋、二号房屋。 被告辩称 被告李四辩称:第一、李四与王五签订的《夫妻财产约定》和《离婚协议书》中对案涉房产的约定意思表示真实,内容合法有效。案涉房产系李四婚前购买,婚后李四与王五双方共同还贷。2019年8月9日,李四与王五签订《夫妻财产约定》,约定将双方共有的案涉房产归李四个人所有,双方于同日到不动产登记中心进行了变更登记。2019年10月24日,李四与王五登记离婚,《离婚协议书》再次明确案涉房产归女方李四单独所有。原告张三于2019年8月10日与被告王五签订协议书,于2019年10月25日向法院提起诉讼,2020年6月3日案涉房产被查封,无论是从协议书的形成时间,张三起诉时间和法院查封时间来看,李四与王五之间不存在恶意串通、逃避债务的主观故意。李四与王五关于案涉房产权属约定及解除婚姻关系,系双方自愿达成,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夫妻财产约定》、《离婚协议书》经过行政机关审查确认,将案涉房产进行了变更登记,已发生法律效力及案涉房屋已在张三的金钱债权形成前成为李四个人财产。 第二,案涉房产在张三起诉前已过户登记到李四名下,为李四个人财产,有权排除张三申请的强制执行。张三对王五的金钱债权系由民事判决所确定,在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的婚姻关系解除后发生,属于王五的个人债务。在该债权债务确定之前,案涉房屋因产权变更已成为李四个人财产,李四享有的系针对案涉房产的所有权,而张三的债权为普通金钱债权,并未指向特定的财产。根据物权优先于债权的基本原则,李四对案涉房产的所有权,优于张三的金钱债权。第三,被执行人王五所负债务为个人债务,而非夫妻共同债务。综上,本案中王五所负债务并未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案涉房产也已在原告张三债权形成前即变更为被告李四单独所有,因此李四有权排除张三申请强制执行。原告张三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上的依据,请求法院依法查明事实,公正适用法律,驳回张三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王五辩称:第一,被告李四不清楚砂石料场经营情况,而且十几年来李四也只到石料场一次,对方在诉讼时说多次到场纯属无稽之谈。另外案件当中债权债务都是一审、二审判决认定的,二审中也给调解过,因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所以被告也没有同意调解,这个案件被告另外通过法律渠道解决。第二,被告不管是过户还是签离婚协议之前也不知道张三要起诉被告,也不知道哪一天起诉,二被告并未恶意针对张三的事情进行逃避。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9年4月28日,原告张三为乙方与甲方即被告王五签订石料加工协议,主要内容是由原告用自有设备为王五提供石料加工,因政策原因,设备需拆除,原告拆除设备后,运送时被他人强行扣留。2019年8月10日,原告张三为甲方与乙方即被告王五签订协议书,主要内容为,甲方所有权砂石料生产设备一套被乙方抵押给他人,致甲方不能拉走,经双方协商,自即日起到2019年10月20日内,该套设备由乙方负责运送至甲方指定地点,并保障设备完好,如若损毁照价赔偿。到期不能拉走,经双方协商定价,由乙方赔偿甲方损失人民币100万元。张三以王五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于2019年12月25日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王五于判决生效后赔偿原告设备损失100万元。被告王五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5日作出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告张三因被告王五未按判决书履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中级人民法院于6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对王五、李四共有的房产,登记在李四名下的位于坐落在路北区房产,以150万元为限度予以查封”。后李四作为案外人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人民法院立案后,经审查,作出40号执行裁定书,裁定:“中止对路北区产的执行”。 另查,被告李四于2001年4月26日以其个人名义与J银行签订个人住房借款抵押合同,将路北区一号房屋进行抵押,于同日进行了公证,于同日与J银行签订个人住房(公积金)借款合同及中国建设银行个人住房借款合同。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2年1月18日登记结婚。2010年8月5日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对路北区一号房屋及二号房屋在房产部门初次登记,登记所有权人为被告李四、王五。2019年8月9日被告李四与被告王五签订夫妻财产约定,约定将双方共有涉案房产归被告李四个人所有,并于同日在不动产登记中心进行了变更登记为被告李四单独所有。2019年10月24日,被告李四与王五登记离婚,双方离婚协议约定涉案房产归被告李四所有。 裁判结果 一、不得执行登记在被告李四名下位于路北区房产。 二、驳回原告张三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本案执行依据为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现原告主张被告王五对原告张三所负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并非本案审查范围,原告应另行主张。原告对案涉房产的执行,是基于其与王五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是对王五财产的债权请求权。从时间来看,李四与王五签订《夫妻财产约定》时间在2019年8月9日,签订《离婚协议书》及办理离婚登记时间在2019年10月24日,而张三起诉王五在2019年10月29日,李四与王五签订《夫妻财产约定》、《离婚协议书》及办理离婚登记时间在前,张三起诉王五在后。从《离婚协议书》约定内容来看,王五与李四女儿由李四抚养,在财产处理上,亦未约定将财产全部归属李四。综上,现有证据不能推定李四与王五存在利用离婚逃避债务的情形。 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因涉案房产于2019年8月9日已从李四、王五名下变更登记到李四名下,且李四与王五于2019年10月24日办理了离婚登记,李四对案涉房产享有所有权。因原告系申请执行人,原告主张登记在被告李四名下的涉案房产为被告李四、王五夫妻共同财产,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案外人或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案外人应当就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李四提供的证据足以证实路北区产登记在被告李四名下,被告李四享有所有权,李四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为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相关法律咨询

我是内蒙古的,我现在居住林业部门的棚户区改造房子,还未发房照的,我想了解一下林业部门棚户区改造的相关文件

您好,根据您所描述的内容,建议您向当地的房管、房改相关部门进行咨询。
2021-04-13 16:42:22共1位律师回复

欠帐软暴力,是以什么形势,整天打电话,影响正常正生活,

您好,如果已经严重影响到您的生活,建议报警处理,软暴力催款有可能触犯寻衅滋事罪或者非法经营罪。
2021-04-13 12:56:56共1位律师回复

你好,请问佛山瓷砖招代理是骗局吗。交98000预付款,一直不发货

您好,有签合同吗?预付款是如何交付的?您好,有签合同吗?预付款是如何交付的?
2021-04-13 12:24:40共1位律师回复

有问题,无需注册、快速咨询,中顾法律网专业律师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