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认定行政复议决定书

工伤认定行政复议决定书专题整理最新劳动法关于工伤认定行政复议决定书的规定,中顾在线律师免费解答工伤认定行政复议决定书的法律问题

时间:2020-07-03 阅读:71

    • 1
      陈建国与东莞市劳动局工伤认定行政诉讼一案
    • 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1)东中法行初字第34号

      原告陈建国,男,1958年5月29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营山县回龙镇石佛村7组。

      委托代理人罗建雄,是陈建国的朋友。

      被告东莞市劳动局。

      法定代表人莫海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焕荣、黄炽标,均是广东理正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东莞市虎门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建设公司)。

      法定代表人何锐平,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东东,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陈立军,该公司项目经理。

      被告东莞市劳动局2001年1月20日作出编号(2001)024号《东莞市企业职亡认定书》,认定原告陈建国于2000年10月12日在工地被异物伤右眼睛为非工伤。

      原告陈建国不服上述认定,于2001年7月2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陈建国及其代理人罗建雄、被告东莞市劳动局的委托代理人黄炽标、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李东东、陈立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他于2000年8月31日进入建设公司做工,10月12日,他在建设公司龙泽居工地上班时,被一块铁质物飞入右眼内,造成七级伤残。原告认为他是在从事本单位的日常工作中受伤的,根据《企业职工试行办法》及有关规定,他所受的伤应是工伤,因此请求本院撤销东莞市劳动局(2001)第024号认定书。

      被告辩称,原告未能提供其与建设公司的,而建设公司的员工登记资料没有其记录,其工资报酬也不是从建设公司领取的,因此原告与建设公司没有劳动关系。建设公司已将其龙泽居工地的模板工程发包给肖伯文,原告是肖伯文雇请的临时工,其应由肖伯文负责,但肖伯文既不是企业,也不是个体经济组织,他与原告的工伤纠纷不适用国家工伤保险法律、法规,原告的意外伤残不符合认定工伤的条件,因此,原告属于非工伤。请求本院维持其认定,并向法庭提供了由第三人与肖伯文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第三人的员工陈立军的证言。

      第三人辩称,原告称其在龙泽居工地受伤没有可靠的证据证实,且建设公司已将龙泽居工地模板工程发包给了肖伯文,在这工程上雇请工人、发放工人工资等都由肖伯文自行处理,建设公司并没有雇请原告,与原告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只与肖伯文有劳动关系,根据劳动部办公厅《关于如何确认临时工用工主体的复函》的规定,建设公司无须承担原告的伤残责任。请求本院维持劳动局的认定。<

      阅读全文

    • 2
      工伤认定行政诉讼是否应复议前置
    • 本律师事务所自2010年以来受理的工伤认定案件,本地劳动部门在决定书最后权利告知时,其表述仍为“如对本工伤认定结论不服,可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本级人民政府或上级劳动保障行政部门申请行政复议或三个月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这就使很多相对人未经复议程序而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

      《工伤保险条例》第53条规定,对工伤认定结论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但是对该条的理解,却有两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工伤认定案件应当先复议。该条使用了两个“可以”,是赋权的表述,即该权利相对人有权行使,也有权不行使。第二种观点认为,用“可以”表述,是一个选择性的词语,所以相对人可以选择复议或诉讼。

      对于上述两种不同的观点,最高法院行政庭在2005年作出了第19号“关于如何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53条的有关问题的电话答复”:根据《行政诉讼法》第37条和《工伤保险条例》第53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单位缴费费率决定、认定签订服务协议的医疗机构未履行有关协议或者规定的决定、工伤保险待遇决定四种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未经复议直接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该电话答复已经明确,对工伤认定案件不服提起诉讼必须复议前置。所以,本地劳动部门在工伤认定决定书后的权利告知,其表述是错误的,应予以纠正。

      阅读全文

    • 3
      工伤认定行政案件注意事项
    • ──时效问题。目前,大部分务工人员认为在工作中受伤,单位就要认定他为工伤,不知道要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工伤认定。有些单位的老板在工人受伤后不及时申请工伤认定,员工也不去申请,待时效过后工人才到处上访。法官提醒,劳动者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或者申请工伤认定、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等,一定要注意在法定的时限内提出申请。如果超过了法定时限,有关申请可能不会被受理,致使自身权益难以得到保护。

      《工伤保险条例》明确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特殊情况,经报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尽量与用人方订立书面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实施8年多来,仍有不少外来工还不知道国家有劳动法,打工不知道要签劳动合同,目前至少有95%以上的劳务工没有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法官提醒,尽管与用人单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劳动者,也依法享有劳动保障权利,但是,如果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劳动者的权益仍然有可能难以得到全面保护。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明确规定,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劳动合同。一是由于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劳动者必须通过其他途径证明其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如果劳动者不能证明其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则其各种劳动保障权益将难以得到保护。二是如果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则劳动者难以证明双方有关工资等事项的一些口头约定,致使这些双方口头约定的劳动保障权益难以得到保护。

      ──复议前置。法官提醒,劳动者对劳动行政部门作出的工伤认定结论不服的,应先向作出工伤认定结论的劳动行政部门的上级行政机关申请行政复议,对复议决定不服的,再向人民法院起诉。

      《工伤保险条例》第五十三条的规定,申请工伤认定的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该职工所在单位对工伤认定结论不服的,有关单位和个人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对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

      ──注意保留相关证据。劳动者通过劳动保障监察、劳动争议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或者申请工伤认定、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等,都需要提供证明自己主张或案件事实的证据。如果劳动者不能提供有关证据,可能会影响自身权益。因此,法官提醒,劳动者在平时的工作中应注意保留有关证据包括:1、来源于用人单位的证据,如与用人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或者与用人单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工资单、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时收取押金等的收条、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出勤记录等;2、来源于其他主体的证据,如职业中介机构的收费单据;3、来源于有关社会机构的证据,如发生工伤或职业病后的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职业病诊断鉴定书、向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寄出举报材料等的邮局回执;4、来源于劳动保障部门的证据,如劳动保障部门告知投诉受理结果或查处结果的通知书等。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下列材料:(一)工伤认定申请表;(二)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三)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此外,工伤认定申请表应当包括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以及职工伤害程度等基本情况。

      阅读全文

    • 4
      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存在的若干问题及对策思考
    •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到各类企业务工的人员增多,因务工人员的伤亡问题不服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工伤认定的行政诉讼案件也呈上升趋势。由于目前对工伤认定问题仅有国务院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作为依据,而其规定较为原则、抽象,缺乏一定的操作性,不能适应日益复杂的工伤认定司法审查的需要,给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对工伤事故的处理和法院对工伤案件的审理造成了混乱和不协调,也一定程度上阻却了伤亡职工的权利救济。为最大限度地保护伤亡职工的合法权益,及时、有效地实现伤亡职工的权利救济,本文试从当前工伤认定行政案件存在的主要问题入手,进行粗浅分析,并提出拙见与同仁商榷。

      一、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涉及的主要问题及思考

      (一)关于劳动关系主体资格的司法审查问题

      在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时,首先要审查申请工伤认定的主体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的调整范围。根据《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工伤认定的对象必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各类企业的职工和个体工商户的雇工,这就说明对工伤认定决定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既可能是工伤职工或其直系亲属,也可能是工伤职工所在用人单位,用人单位只限于境内各类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但是审判实践中还存在比较模糊的问题:

      1、职工退休后返聘原单位工作或在新的单位工作发生伤亡事故是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

      2、与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组织建立劳动关系的职工因公受伤是否属于工伤认定调整的范围。

      3、没有进行工商登记的用工主体的雇工在工作中受伤是否属于工伤认定调整的范围。

      4、在租赁、承包关系中,出租、发包人为企业或个体工商户,而承租、承包者为个人时,其雇工在工作中受伤是否属于工伤认定调整的范围等等。

      在法律尚未作出明确具体的指导性规定之前,笔者认为,审查申请工伤认定的主体应主要掌握以下标准:

      一是用人单位是否为依法核准登记的各类企业或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二是职工是否为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者。

      首先,由于《工伤保险条例》只规定了各类企业的职工与个体工商户的雇工才可以享受工伤保险待遇,那么,对于非企业性质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组织所雇佣的人员在工作中受伤应不属于工伤认定调整的范围,其工伤保险问题只能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的规定,由有关部门另行规定。

      其次,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用工主体不是真正法律意义上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其只是以个人身份在雇佣人员,不属于用人单位。因此其雇工在工作中受伤,亦不能适用工伤认定。以上伤亡事故的人身损害赔偿可以通过民事诉讼途径来解决。关于退休职工受伤问题,笔者认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发(1995)309号《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概述》中规定“中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与劳动者之间,只要形成劳动关系,即劳动者事实上已成为企业、个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并为其提供有偿劳动,适用劳动法”。该规定中的“劳动者”是指劳动法律意义上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并不包括已经办理正式退休手续并享受养老保险待遇的职工。因此,退休职工在享受了职工养老保险待遇的情况下,重新参加工作后与返聘的单位或新单位所形成的是雇佣与被雇佣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关系。一旦发生伤亡事故,不应适用工伤认定程序,再由社会工伤保险基金承担伤残保险义务,应当通过民事诉讼程序,按民事侵权法律关系的有关规定予以救济,由用人单位作为赔偿义务人承担法律责任。关于实践中大量存在的企业租赁、承包,工程转包、分包等情况,一旦发生工伤事故,企业的租赁方和承租方、发包方和承包方、建筑工程的转包分包方和承揽方往往互相推诿,以自己不属于受伤职工的用人单位为由拒绝承担责任,法院应当审查用人单位是否具有用工主体资格,即是否为依法核准登记的各类企业或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据此,实行租赁、承包的企业发生工伤事故的,如果承租方或承包方无用工主体资格,应以出租方或发包方为用人单位;建筑施工企业将建设工程转包或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造成农民工因工伤亡的,应以该建筑施工企业为用人单位。

      阅读全文

    • 5
      工伤认定行政复议代理词
    • 代理词

      尊敬的行政复议主持人:

      本律师接受邵阳市大祥区某洗涤中心的委托,担任其与邵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复议一案的代理人,现发表如下代理意见,敬请采纳。

      一、邓某红所受的伤不是工伤,其理由如下:

      其一,邓某红不具有受工伤的时间条件,某洗涤中心的考勤表显示,该洗涤中的所有员工分为两个班,一个是综合班,一个是平烫班,邓某红是平烫班员工,平烫班又分二个组,实行工作一天休息一天的工作制;考勤表同时显示,2009年7月17日,邓某红是轮到休息,既然她那天是轮到休息,就不具有受工伤的时间条件。考勤表还显示,包括邓某红在内的平烫班的所有员工,都没有休息日加班的记录,这足以证明2009年7月17日邓某红根本不存在上班的可能。这个考勤表是邓某红丈夫朱某芳制作的,其真实性毋庸置疑。另外,平烫组是下午2点钟开始上班,而邓某红是晚上7点钟受的伤,如果邓某红那天要加班,那也应该在下午2点就开始上班,怎么会出现晚上7点在南站受伤的事实。

      其二,邓某红摔伤的地点不是在上下班途中,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邓某红家住在祭旗坡,她那天下午在中心医院照顾母亲后在晚上7点回家的途中。邓某红家与东方茶厂只一步之遥,邓某红上下班无需经过汽车南站,因此,其出事的地点绝不是上下班途中。

      其三,邓某红受伤不具有工伤的事由,因为她是在中心医院照顾母亲后回家而受伤。其四,邓某红在南站交通事故中没有受伤,因为她自己在邵阳正骨医院病历资料中陈述是不慎从1米高处楼梯上摔下致腰背部受伤,而不是在南站从摩托车上摔下而受伤。

      二、驳论

      其一,申请人某洗涤中心没有举证不能的责任。理由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一句话是“劳动保障行政部受理工伤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也就是说: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作工伤认定决定前,有权力也有职责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句话是“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也就是说,在工伤认定部门进行调查核实时,不仅是用人单位有协助举证的义务,作为职工的邓某红,作为医疗机构的邵阳正骨医院,作为交通事故处理单位的邵阳市交通事故处理中心都有协助举证的义务,但工伤认定部门有职责到这些单位去调查核实而没有去,而这些资料又是由医院和交警部门所掌控而不是由用人单位所掌控,因此很明显是工伤认定部门没有尽到职责而并非用人单位没有协助举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最后一句话是“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指的是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而受伤,如果用人单位不提供证据,可以认定为工伤,而本案的实际情况是,邓某红既不是在工作时间内,也不是在工作地点内(东方茶厂内)因工作原因而受伤,而是在离东方茶厂很远的地点汽车南站因在医院照顾母亲后在回家途中受的伤,证明这些事实的证据是由邓某红自己以及医院和交警部门所掌控而并非用人单位所掌控,工伤认定部门却牵强附会地要求用人单位提供,这明显违反法律的本意,是不公平的。

      其二,工伤认定部门仅凭朱某芳的一面之词就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显然是不合法的,朱某芳是邓某红的丈夫,他的话可以采信吗?朱某芳称洗涤组的唐江柳因与厂方发生意见而离厂,谭鹏飞有事请假没上班均没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实,相反,朱某芳提供的考勤表显示他们两个从来没有旷过工请过假,怎么在7月17日就同时不上班呢?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另外,邓某红是平烫组的,她怎么可能去综合组(洗涤组)上班呢,王腊英、李爱群、黄玉莲跟邓某红都是一个班组的,既然她们三人没来顶班,作为正在医院照顾80多岁老母的邓某红就更加不可能来顶了。这正好说明朱某芳说的全都不属实,朱某芳提供的通话记录是邓黎明的通话纪录,而不是他自己的通话纪录,邓黎明是何许人也都无法知道,邓黎明跟别人的通话记录能证明什么呢?更何况朱贤芳提供的所谓证人证言没一个可确定其具有真实性,工伤认定部门就此草率下结论显然是不合法的。

      其三,工伤认定部门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是违法的。如前所述,它有职责去向邵阳正骨医院和交警部门以及其他知情人员那里去调查核实而没有去,仅根据邓某红的丈夫朱某芳单方面说辞就草率作出工伤认定,这显然不符合行政部门做出具体行政行为前必须先调查核实相关事实再作决定的程序。

      综上所述,恳请邵阳市人民政府依法撤销邵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于2009年7月29日作出的邵劳工伤认字125号工伤行政决定书。

      代理人:邓琼泉

      阅读全文

相关法律咨询

请问上个月上满了这个月旷离了会不会发上个月的工资

时间:2021-01-21 2位律师回复

黄飞律师康达_13259897799律师 : 依据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者提供了劳动,用人单位就应当全额支付劳动报酬。

高飞律师 : 用人单位应该支付,根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用人单位为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是用人单位的基本义务。用人单位拒绝支付,可向劳动监察大队投诉或申请劳动仲裁。

你好,我胸口被人用膝盖顶了,浑身无力,恶心,拍片子,两根肋骨表面略欠规则,请问够得上轻微伤吗

时间:2021-01-21 1位律师回复

徐志远律师 : 咨询专家法医,我认为构成轻微伤。

公司要求必须工作到预定日期才给予支付工资,是否涉嫌违法

时间:2021-01-19 2位律师回复

高飞律师 : 劳动者上了几天班就应该算几天工资。协商不成可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或者申请劳动仲裁。
《劳动法》第四十六条,工资分配应当遵循按劳分配原则,实行同工同酬。

张守成律师 : 月工资,一般是下个月定期发放。因为要统计这个月的考勤